先锋教育学校
Pioneer Education School
收藏本站
新闻详情

戒网瘾学校(四)· 活动

浏览数:109

编者按这是一位16岁先锋学生在201610月底去成都一所“著名”戒网瘾学校的故事,她对此类问题的关注由来已久,在经历数次的努力后,她终于有了实地走访的机会。本系列文章是她“卧底”戒网瘾学校的记录,该文为第四篇,可点击文章结尾相关链接查看更多。



这里的活动也不算少,每周要看电影、开展文体活动,每月要举办生日晚会,每两月要举行家长见面会(表现得好,在里面待了至少一个月的学员才能参与),还会不定期开运动会。


在那几天里,我们还看了一次电影,开展了一次文体活动,举办了一次生日晚会。



看电影


星期三晚上,我们被要求每人拿上板凳,到训练场上去。看到主席台上撑着个移动幕布,投影仪被放在主席台前不远的位置上,我才知道我们是要看电影。太阳早已落到山的另一边,幕布反射的光线在此时十分刺眼。趁着这点光线,我还是能看清周围的人。我们以分队的次序坐在相应的位置上。一个教官正在调试投影仪,另一个教官站在旁边给我们讲看电影的规矩:“等会儿看电影的时候,谁都不能在未经请示的情况下走动。一旦发生这种情况,一律按最高标准,逃跑的行为处罚。”


调好了投影仪,教官转过来向我们介绍这部叫做《湄公河行动》的电影,顺带介绍了下电影背景。介绍完这部电影,他又教育我们说:“给你们放这部电影,是想让你们了解这段故事,是要让生活在幸福之中的你们知道,你们现在之所以还能看到光明,是因为有伟大的人民解放军把所有的黑暗都挡在了背后。作为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我们要牢记历史,不忘……”


图片来自网络


电影开始后,教官分成几波拿着手电筒,伫立在我们周围,无时无刻地关注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刚开始,大家还能将注意集中在电影上,但时间一长,忍不住要和自己的同伴聊起天来。她们聊的不是电影所讲的内容,而是出演电影的演员,时不时地惊叹几句:“他刚才的动作好帅!”“她长得好好看!”后来又直接把话题转移到自己喜欢的明星上去了。


影片结束之后,教官就把我们带回了宿舍,没让我们发表感想,写观后感。整个观看电影的过程中,没人私自离开自己的位置。即使想和同伴讲话,也只是向着同伴的方向倾斜下身子,无人挪动凳子。



文体活动


整个星期六下午的时间都被文体活动分去了。我们被安排在训练场远离大门的一边,教官挑了十几个男生在中间的足球场上踢足球,女生找老师拿了皮筋、跳绳、毽子。后来教官又挑了几个女学员上场和他们一起踢球,教官无视掉了乐意参与的新生,只挑了几名听话的老生上去。


我很想写点什么,但我身上除了两张“十严禁”“十做到”之外什么也没有,连只笔都没有。我坐在最后一排的中间,盯着手中的两张纸,有时也抬起头,咂咂嘴,装作在背的样子。跳绳、跳皮筋、踢毽子的人很少,大部分女生只是围坐在一起聊天。男生的注意力大多集中在足球上,很少有人聊天。


我周围的人都找到了各自的伙伴,愉快地聊起天来,我坐在中间看上去十分不合。一班班长看到了这个情况,拉了拉我们班长的袖子,脸色沉重地对我们的班长说:“不要把你们班的新生单独落下。”班长不太在乎地说:“没事,她在背‘十严禁’,她还是……”“不行!”她严厉地打断了班长的话。班长很无奈地把我安排在另一位老生旁边,让我和她一起看书。


我向四处张望。不远处,五六个女生围坐成一圈,其中一个老生,做出了一系列让我不解的动作:她用嘴从塑料包装上撕下了一条细长的塑料纸,先用手捋直了,假装在上面放了点东西,又做出点火的样子沿着塑料纸的下面晃了晃,接着把鼻子凑到塑料条上飘然地吸了起来。其他学员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不觉地露出了崇拜的神情。突然,有人用胳膊肘碰了碰她的身子。她敏锐地往旁边一瞟,发现教官正往这边走,便立马把那块塑料捏成一团,抓在手心里,和她们闲聊了起来。


图片来自网络


但过一会儿,教官又觉得我们太吵,让全部人站着看场上的人踢足球,不许讲话。我们也就这样度过剩下的一个多小时。



生日晚会


星期六晚上,学校给在当月过生的学员举办了生日晚会。也在今天,我才在公开场合看到了“合法”的零食,平时大伙只能背着教官,偷偷摸摸地吃点零食、水果。学校为每个过生的学员准备了一个大蛋糕,为所有人准备了花生瓜子、橘子、糖、雪碧可乐。


当月有七名学员过生。在七名学员许过愿,吹灭蜡烛之后,教官为我们分这七个蛋糕。我们班没有人过生,坐在我们班对面的四班有两人过生,所以她们班分到了四碗蛋糕,我们只分到了一碗。四班班长并不乐意把蛋糕分给我们吃,还一股劲儿地把她不喜欢吃的奶油挑到我们碗里。直到四班的人再也吃不下蛋糕,她们的班长才把剩下的蛋糕倒进我们碗里。


我们边吃,教官边给我们放父母录给那些过生的学员的视频。父母面对着摄像机,道出了自己对孩子的期望,也希望他们在里面过得开心,和同学好好相处,好好地听教官、老师的话。坐在我对面的寿星以看到荧幕上的妈妈,眼泪一下从眼眶中奔涌了出来,怎么也止不住。但并没有学员去安慰她,他们应该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面吧。


我周围的人就像没见过世面一样,疯狂地往嘴里塞着吃的。直到肚皮被撑得圆滚滚的,撑得恶心、想吐,再也吃不下一颗瓜子,才善罢甘休,把剩下的零食装进了衣兜。


发给四班的糖,被她们班长劫去了大半,只剩一小部分分发到了她们班其他人手中。我们班的班长还是平均地把糖分给了我们。大多数人还是想挑好吃一点的糖、大一点的橘子。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她们在这儿很少有机会敞开肚皮吃这些东西,很少有人会去保障她们的利益与公平。不去“争抢”,就得不到没有好吃的,也没人会因为你的谦让而感谢你,还会觉得你很傻。


再过一会儿,外向、开朗一点的同学,还跑到大伙前面,拿起话筒,毫无顾忌地唱起歌来。这几个场景在几十分钟在接连地展现在我眼前,让我一时有些难以接受。(文/陈韵依依   配图/伟恒)


相关文章链接:

戒网瘾学校(一)·  入学

戒网瘾学校(二)·  新生

戒网瘾学校(三)·  基本情况


作者介绍


陈韵依依,16岁先锋少女,就读先锋两年,因先锋称是中国的夏山学校来到先锋。(当然,先锋学校和夏山学校还是不同的,在理念上先锋对夏山有借鉴之处,但在实践方式上并不完全相同。)依依爱思考写作,自学德语2年,对心理学、教育领域都很感兴趣。她曾是先锋众筹咖啡馆主要执行人之一,擅烘培,曾跑完女子马拉松全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