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教育学校
Pioneer Education School
收藏本站
新闻详情

戒网瘾学校(七)· 后记

浏览数:273

编者按这是一位16岁先锋学生在201610月底去成都一所“著名”戒网瘾学校的故事,她对此类问题的关注由来已久,在经历数次的努力后,她终于有了实地走访的机会。本系列文章是她“卧底”戒网瘾学校的记录,该文为第七篇,也是最后一篇,可点击文章结尾相关链接查看更多。



星期天下午,我结束了短短几天的秘访。


我离开的方式也很特别。我本想试试逃跑,但听说逃跑会使照看我的老生和其他学员受罚,便放弃了这个计划,换了另一种方法——先和他们闹了起来,然后头往墙上撞了两下。我的举动把我的教官和学员都吓傻了,他们赶紧把我拉住了。那天上午,我一直待在寝室,尽管他们一直对我说“这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你来到这儿就得服从安排。”这样的话,可还是没拗得过我。他们也不敢打我,只是劝我,骂我(骂得还挺难听的),给我做思想工作。我撞墙的事发生在上午早饭后,我家到这儿只有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我妈很淡定地下午才赶到现场,和杨教做了简单的沟通后就把我领走了。


“我相信你还是会回来的。”杨教在我收拾行李的时候对我说,我很有礼貌地冲他笑了笑,他也笑着补充道:“只要你妈妈够明智。”我保持微笑点点头,什么也没说,拿着我的行李走了。那群可爱的孩子,在我临走之前讨走我身上剩下的几颗糖。

图截自戒网瘾学校视频资料


刚开始我的心态还是很好的,一切都能应付地过来。但越到后来,越觉得身不由己,情绪似乎被什么东西控制着。


我以前总是思考一个问题,若他们在里面待得极不舒服,为何不跑出来,为何不集体反抗呢?学员的数量总比教官、老师多吧,再怎么也能斗过他们啊。我没有就此问题问过我的同学,这在里面是个忌讳。和我一同进来的新生在第三天就被排长说服了,后悔自己以前的行为,承认自己想通了,要回去好好念书。她们也承认父母是为自己好,天底下唯独父母才会无私无畏地关系、照顾她们。


我看大多数人也并不恨教官、老师。但这也并不奇怪,上学的时候,我和我的同学也挨过手心,也没人埋怨过老师。这话说出来可能会让人有些不可思议,有时,我们还挺开心的,根本不把这当回事(希望我的老师看到这句话不要有过多的想法)。这儿的老师、教官,也没有社会上形容的那么可恶、恐怖。他们也只是普通人,像城管一样的普通人。我又怎么能说他们什么呢?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像那些父母一样,对教育没有太多的了解,只是固执地想把自己认为好的东西塞给那些孩子。


我不觉得孩子并非不知道父母是为了自己“好”,父母的本意是“好”的。只是父母的这种“好”,他们并不能接受。我甚至相信那些打死孩子的父母,也是为孩子“好”,可他们的这种“好”,却以悲剧收了尾。


很不公平的一点在于,这些孩子被送进来接受制裁,却没人去教他们的父母该怎么做。教官会告诉父母,他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不要再溺爱、纵容自己的孩子。父母除此之外的行为都不会受到谴责。如果要把话题延伸至家长方面,那这篇文章还得写几大千字,我也并不打算这样做。

图为作者拍摄资料


我的观点是:家长也有很多不足,他们也需要直面、认识自己的问题,做出改变。这话说得轻巧,可现实是,成年人往往比青少年还要固执,要让他们承认自己的问题,并确切地做出改变十分不易。很多人往往会等到亲子关系十分恶劣的时候,才慌忙地去寻求解药。如果一开始,家长就能学习科学的教育方法,也不至于使情况落入这般尴尬的地步。


回来后,我的生活又回到了原来的秩序,那几天的情绪也渐渐从我身上消散。但现在可以做点什么呢?(文/陈韵依依  配图/伟恒)




相关文章链接:

戒网瘾学校(一)·  入学

戒网瘾学校(二)·  新生

戒网瘾学校(三)·  基本情况

戒网瘾学校(四)·  活动

戒网瘾学校(五)·  规训与惩罚

戒网瘾学校(六)·  五位杂陈



作者介绍


陈韵依依,16岁先锋少女,就读先锋两年,因先锋称是中国的夏山学校来到先锋。(当然,先锋学校和夏山学校还是不同的,在理念上先锋对夏山有借鉴之处,但在实践方式上并不完全相同。)依依爱思考写作,自学德语2年,对心理学、教育领域都很感兴趣。她曾是先锋众筹咖啡馆主要执行人之一,擅烘培,曾跑完女子马拉松全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