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教育学校
Pioneer Education School
收藏本站
新闻详情

陶瓷艺术启蒙课

浏览数:155

秋雨蒙蒙,好清冷的一天,先锋学校的青春少年来到洛带古镇,要去参观一个名字叫“泥邦”的陶瓷艺术博物馆。信息获取如此便利的时代,本地名不见经传的小小博物馆,会带给我们什么新鲜的故事呢?

这是一个隐蔽在古镇街道拐角处的博物馆,很容易让人忽略了,谁知道呢,这里竟是一个丰富的陶瓷世界,而且是一个跨越时空和国界的多维艺术世界。

走上质朴的楼梯,穿越过从中华上古到现今世界异彩纷呈的陶瓷历史回廊,我们经历了陶瓷自拙朴而至华丽的千年历程。

贵宾级的待遇,曾循馆长亲自导游,陶瓷故事就此展开了。也许是一次偶然的火灾,也许是神秘文明的指引,人类发现了泥与火竟可以结晶出这么坚固而有用的物品,聪慧的人们不会仅仅满足于可以“用”,这些宝贝结晶除了参与到日用生活当中,还被赋予了高规格的用途:祭祀与陪葬。所以,我们现在得以看到的许多久远以前的陶器,似乎实用性不强具有观赏和神秘的特点。而令人惊奇的是,几乎是在同一个时期,远在土耳其和埃及地区的人们,竟然也开始烧制陶器了,制作的方法,也几乎完全一样!没有电波传信,也不会有鸿雁传书,老祖宗们为何同时点亮了文明之火呢?

“泥邦”博物馆的展示里,陶器与瓷器的出生与演变故事,颇具启蒙和历史文化普及的教育作用,陶器在地球上的数个角落同时产生了,可是瓷器却因为在中华大地的一个被叫作“景德镇”的地方特有的高岭土,而早于欧洲一千年诞生了,因为这个特殊而令人着迷的器皿,中国被欧洲称为“瓷器(china)”,一直沿用至今。馆藏里的古董并不多,最古老的陈设就是仰韶文化和马家窑文化的陶器碎片,黄老师故意调皮地问馆长,拿这些碎片有什么用?是因为可以卖钱吗?哪知曾循老师郑重其事地回答道:不是的!因为这些碎片经过碳-14鉴定是远古的实物,它们不同于价值连城的定窑、钧窑、汝窑、官窑、唐三彩瓷器,而是历史的见证,文明发端的象征,当我触摸着它们时,让我嗅到上古的气息,我就像是与它们同呼吸,感觉到它们是有生命的。好一些破碎的生命之陶!为了启发我们这群终日与电脑为伴的“艺盲”们,黄老师再次发问:陶瓷从生活和祭祀用品发展到现在的纯艺术性,这对人类还有什么意义呢?曾老师微笑着回答:意义非常大,实用性的物品是为了满足人的肉体需求,而艺术的作品可以满足人类对美的需求,满足生命的精神需求。看着衣着朴实外貌平平的曾老师,再观览一下他的收藏和他创作的陶画作品,我们对艺术的理解更递进了一层。

图片展示中,那副法国艺术家杜尚的现代陶瓷艺术:被命名为《泉》的作品,是一个从商店里买来的小便器,仅在上面签上了名,却打败了现代艺术大师毕加索的两部作品成为20世纪最富影响力的艺术作品,让人好不费解。曾馆长介绍说,这个作品也曾经历了对抗与不满,它的价值在于对艺术的现代诠释和打破传统的禁锢。这尊大逆不道的《泉》,被誉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作品。我们的项老师从他国画专业的角度这样来理解后现代艺术,艺术是人类精神的最高境界,艺术就是发现美、传递美、创造美,中国古人创造出来的艺术品,很多融思想、哲学、意境、表现、美学为一体,美仑美奂,而流传千古。后现代艺术,无论是拉斐尔前派,还是后印象主义,都是一种对美的理解和表达,是艺术多元化的表达。一件成品放在不同的地方就有了不同的意义,把熟悉的东西陌生化,启发人们从不同的角度看世界。但是现在的一些后现代艺术和行为艺术,却又脱离了艺术审美的范畴,脱离了生活性和自然美。对现代的艺术发展,曾馆长也很有体悟,当代的艺术作品,因为很容易模仿,手艺性不强而为大众所认可。现代的艺术创作还偏重于实验性和学术性,但是在拍卖行里,有价值的艺术品还是传统性的居多,因此,一些现代的艺术家们又渐渐地开始回归传统的细腻和深刻了。

曾馆长曾经是成都一家报社的副刊主任,但感觉这个工作不“过瘾”,而转向了自己有兴趣的事业,投入那么多的心血和财力物力建起来的这个博物馆,为的是要寻找“历史的记忆”和保存并表达“当代的记忆”。他举成都九眼桥为例,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建设者们要拆掉这座成都当时仅存的明代建筑,起初有众多学者们极力反对,经过一番曲折,最后考虑了保护和修复这座古桥要比重建一座桥造价高得多,在综合因素的考量下,老桥消失了。而二十一世纪后,古建筑的价值渐渐被重视,于是一座重建的仿古九眼桥又出现在不远的地方。这在曾馆长看来,是有些悲哀的,被保护的历史不应因为它有商业价值,而他之所以要让正在和曾经成为的历史在这里保存下来,是因为“我们对历史的态度就是我们对自己的态度”。我们的历史影响着现在,而现在的历史也会影响着我们的将来……

因为这个袖珍而特别的博物馆,因为热爱陶瓷艺术和执着要留下历史与现代记忆的曾馆长和他的同伴们,我也热爱上了陶瓷艺术和博物馆,也许,因为我开始懂了,懂了陶瓷原来在表达着我们生命的成长、盛衰,还在持续表达着生命的绽放、文明的交融我懂了博物馆原来联络着古人今人的交流,年代幽远品类丰富的馆藏默默在行不言之教:艺术的世界没有藩篱,“我”很渺小、人类很神奇、自然很伟大!她还在无语地讲述着:我,来自哪里?要往哪里去……


刘晓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