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教育学校
Pioneer Education School
收藏本站
新闻详情

哲学和宗教与我们的生活

浏览数:256

  哲学是探究事物的真相以及通过理性和逻辑来解释“为什么”的学问,而宗教则是发现了的真理,以此指导你的行为以及教你“什么是”而“什么不是”,这也是为什么宗教的核心在于信仰。在古希腊的拉丁文中philo是“爱”的意思而sophie是“智慧”的意思,因此在古希腊的思想中哲学应该是一种培养智慧的方法或者对智慧的追求。然而在苏格拉底之前,在古希腊哲学的智慧更多指的是探究外在世界的真相。比如Thales of Miletus (624BC546BC), Anaxagoras,Empedocles,Parmenides,Zeno,Heraclitus,Democritus 等所代表的自然哲学家。这些哲学家不再相信古人的神话,因此他们自己按照自己的好奇心和求知欲去探索和发现外在世界的真相,以及它们存在的原因和规律。从苏格拉底开始,哲学家们开始把智慧的对象视为人的价值观和道德的问题。因此开始通过理性和逻辑来辩证是非与好坏。同样古代中国的老子和庄子所开创的道家更多的讲自然道,然而孔夫子所开创的儒家哲学更加关注社会道德的是非与好坏。


   早在三千多年前,宗教是一种对神秘自然现象的解释。但这种解释大部分都依赖于一种“超自然的力量”的存在的学说,而且这种解释当中很浓厚地带有为人的生存为核心目的的价值观或善恶观。因此出现了很多神话故事。后来根据人类的知识和认知的不断发展,原始的神话又添加了更多的哲学色彩,也就是用更加细致和精妙的理性和逻辑来论证它们的可信度和真确性。


   哲学和宗教的一个非常显著的不同点是;哲学家们会声称自己在探究真理,这意味着他们尚未发现真理所以他们时刻在强调批判思维和怀疑以及逻辑分析的重要性,而会批评教条主义说他们阻碍了探究真理的道路。而宗教教师们会声称自己已经发现了真理,所以他们时刻在强调信仰和修养的重要性而会排除批判思维和怀疑以及逻辑分析的重要性,因为他们认为这是多余的或者只能使问题更加迷茫和不知所措。


   但他们也有很大的相似处,第一他们两者都在用逻辑来论证是非只不过哲学更多时用了inductive reason 然而宗教更多时用了deductivereason。区别在于后果,因为inductive reason 能够发现新的东西或有其它发现的可能性因为它无法肯定自己拥有的是真理,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把哲学看作是科学的母亲。而deductive reason没有发现新东西的可能性因为它非常肯定自己的是真理。第二他们两者都在用部分事实去判断整体事实,因此他们两者都有可错误性。但这个本身就是人类智商的局限性而不单是它们两者仅有的局限。


   那么哲学和宗教与我们的实际生活之间有仕么样的互相关系呢?第一因为生活本身就是一种既是竞争又是合作的方式而存在的模式,所以在竞争和合作中人的影响力才使人能否走向成功的先决条件。那么个人的影响力取决于你能否赢得人心或人的支持以及人的跟随和赞扬。而赢得人心的方法有两种;一是逻辑思维的辩论来说服别人去赞同你,二是分析别人的意向去了解人们的需要和向往后再去实行符合人心所望的品德去征服别人。逻辑思维的辩论能力只有通过训练思维方式才能得到发展和健全,因此哲学就是让你实现这样的思维的威力。但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不管是思维能力还是劳动能力,可人的欲望和需求是无限的,那么人们为了更加充分地满足个人及集体的欲望和需求,人们必须要把精力和劳力集中在一起,这样人们的生活中必须要有合作。没有合作的精神你能成就什么?你还能继续生存吗?但是合作只能在有共同价值观和有共同目的者之间才能有,而宗教给予了我们这样一个集体共享公认的文化基础,并且给予了我们一个公认的道德框架来评判善恶和是非。比如,爱和无私的奉献这样的行为公认为美德之后有利于进行一个顺利的合作并能够防止腐败和互相残杀。而且哲学在为了维护美德上用逻辑的推论来验证关爱和善良无私这样的行为是好的而相反的行为则是坏的,然而宗教在用神话或者其它的超自然力量的存在为根据而使人们行善。


   第二,我们生活在一个舆论和宣传泛滥的环境中,而大多数舆论和宣传都是为各自的利益为核心而释放的。因此如果我们没有一个敏锐的思维或分析能力的话,我们时刻都有危险陷于危害自己的悬崖里。因此哲学有利于改善你的思维能力去克服这样的危险。同样,如果人们能够真正地名副其实地服从一个教你爱和包容以及众生平等这样的一个宗教的话,那么社会诈骗和盗窃以及互相残杀的战争也就不会有的。难道你不想有一个平安和睦的社会环境吗?难道我们不希望一个没有歧视和压榨的社会吗?正真的哲学会让你走出那些教条主义的狭隘,然而好的宗教会让你不陷入那些哲学的邪恶的狂热当中。同样哲学和宗教不会让你陷入现实生活的绝望和封闭以及邪恶的领域里去。因为哲学是智慧的生活而宗教是至善的生活。


    在我的讲课结束之前我想说,自从我们用部分真理在概括或推论整体真理的时候,这显然是个危险,因为我们的一切对于真理的知识还是一个可错误性的,因此像罗素这样的分析哲学家说的“智者充满怀疑而愚人充满肯定”这样的结论也不是不值得深思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不能被约束在一个单一的论理里而不去试探和学习别的东西。因为每个论理都可能会包含了一些部分真理我们值得去学,但很难会包含了所有整体的真理在一个理论之中。当然所有这样的哲学和宗教以及其它的理论都是人类思想的不断进步的精华,因此不去做个盲目狭隘的教条主义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样会失去认识更多对于真理的知识的机遇。同时不去迅速地否定和低估与自己不同的观点是学习者的好品德,也只有这样才能有一个真正的对话而对话才是使人走向智慧和至善的必要因素,也是成为一个文明人的必要素质。


                                                                                                                                                               孟杰/著(2014.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