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教育学校
Pioneer Education School
收藏本站
新闻详情

先锋学生给我上了一课

浏览数:189

先锋学生给我上了一课

8月离开立人来到先锋。我在先锋一共开了三门课:社会、电影欣赏、图书馆。这篇文章里的故事发生在图书馆课上。

对我自己而言,开图书馆可以说是驾轻就熟,毕竟立人图书馆工作了3年了,所以开始的时候想着这门课挺简单的:我有足够的经验,设计一些环节让学生掌握这些经验,然后带着学生做好事情,差不多就可以了。

第一节课就这么开始了,我设计的流程是,先让学生做一个头脑风暴——设想一个理想的图书馆要有什么,我们需要做什么样的工作。之后对头脑风暴的成果进行分类汇总,更进一步对类别进行逻辑上的排序。

看起来似乎没什么问题。

结果在分类工作进行了一会的时候出了问题。

有名学生向我提问:老师,为什么我们要分类呢,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呢?我解释了一下:分类是对头脑风暴结果的整理,方便我们看的更清楚,同时也是未来工作开展的基础。

这位同学说想问的其实不是这个问题,TA开始问其他学生,你/你们懂我的意思吗……经历了一番复杂的多重对话后,我终于明白了学生们的意思。

总共有两点:一个是学生们希望能理解整个事情的逻辑链条。原话是“老师你有经验,你知道为什么要先做这个,再做那个,但是我们不知道啊,我们希望理解为什么这么做,然后才去做。”

对此我回应道:我理解你们的期待,不过可惜的是目前很难直接满足。我自己的经验、或者说我过去的学习过程就是这样的。先按照原有的、成型的路径走一走,可能这个过程中有不懂和疑问,但是做一段时间后就开始渐渐明白了背后的道理。在这个基础上才有可能说有自己的见解、意见。

第二点更直接和深入:老师,这个事情是我们想做的,你在旁边看着就好了,哪怕搞砸了也是我们的事情,我们的责任。我们不想按照你的路径走!

听到他们这么说,我当时真的有些百感交集。

一方面是经历了复杂漫长的对话之后他们终于说清楚了;一方面是感觉这群学生这么做可能会面临的诸多问题:效率不高,坚持不下去,分工等等;还有觉得挺欣慰的,他们已经成长到这地步了,实在是太好了;当然还有关于自己的,有点小尴尬,第一节课就遇到这种事情,好事还是坏事?校长还在后面看着呢!

快速的心理变化之后,我做出了决定:你们就按你们的方法来好了,我担任顾问的角色,你们有问题再找我,其他情况我不说话。

之后的课就按照新的路线走下去了,我变成了会议的主持人,维持流程的顺利进行。会议结果是项目还在准备期,需要收集很多的资料。时间原因没法做深入的讨论,最终布置的作业是大家各自去网上查询一些比较有特色的书店、图书馆,下次会议的时候做分享。

课程就此结束。

之后老师们之间做了挺深入的讨论。校长明确的表明这节课效果很好,因为他看到了学生在思考,在主动的和老师对话,在做主人。他很期待看到学生这样的表现。

今年5月在去支教的时候,先锋引入了项目式教学的方法,让学生运作项目去“支教”目标学校的小学生。实际上,先锋引入项目式教学的时间不太长,但是学生们很快就喜欢上了这种方式。

可能是做过主人之后对控制更加敏感吧,我的学生反而比我本人更快的意识到我试图在控制影响他们。让学生做自己学习的主人,这句话说起来挺简单的,也没有教育者会反对这条,但真正在教学过程中贯彻这点真的不简单,这就是我在这节课上最大的收获。那种“我更有经验,我做出的决定更好,所以你们最好听我”的想法真的很难彻底消除。老师如此,家长尤其更甚。

甚至有不少所谓的启发式教学,名师公开课也没有实质的突破,表面上给了学生自由,但整体教学的结构还是在老师的掌握中,老师决定了哪些问题更重要,哪些方面更有价值。控制依然还在,只是控制的方法更隐蔽、巧妙了一点而已。

在搜索引擎中搜索“让学生做学习的主人”,会找到非常多的文献,不少教师、教育专家都在论述其逻辑和具体的做法,但是真正能做到的有多少呢?真正把自己作为学习共同体的首席的老师有多少呢?

这需要打一个问号。

                                                        伟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