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教育学校
Pioneer Education School
收藏本站
新闻详情

藏人与成都出租车

浏览数:272

藏人与成都出租车


我是一个生活在汉地多年的藏族人,我是一个自从16岁开始被一个汉族的爸爸慈养了的藏族人。我的生命是我的藏族父母赐予我的,而我的人生的希望和幸福是我的汉族爸爸赐予我的。因此我深深地热爱着这两个民族。

我的藏族父母从小过着简单的生活,深信着佛教。他们相信轮回,他们坚信因果。他们从小就被教育每个生命都有灵魂,而每一个有着灵魂的动物都跟人一样有着求幸福而避免痛苦的渴望。 因此在夏天干旱的时候我跟同龄们拿着盆子去把干旱的小池塘里的小鱼放生到河流里。所以我们看不惯别人无情地钓鱼或残杀小动物。

16 岁后我这生深爱的汉族爸爸抚养了我,我的汉族爸爸是一个非常善良又热爱真理的一个学者,一个教育家,一个热爱自己国家的公民,一个伟大的爸爸(对我而言)。 他把我当自己的亲生的儿子一样,他还资助了很多藏族和其他民族的贫困学生包括美国黑人和孟加拉国的学生。我的汉族爸爸不富也不穷,但他省吃俭用积累的钱和日夜工作得来的酬报都用在这些没有跟他任何血肉关系的贫困孩子们身上。他开导我们,但从不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我们。他让我们学会独立思考,追求真理,但他绝不独裁地声明自己拥有真理。 我的汉族爸爸的不虚伪的慈悲和堂堂正正的人格让我学会了实事求是的人格,并且让我学会了尊重和倾听别人的观点,因为很有可能自己拥有的不是真理。

因此我想说从他们哪里学到的最得意的是热爱每一个生命,尊重和倾听别人的意见,对于真理的苛求,不要只认为自己拥有的是真理。 这些原则是我做人的原则也是我写任何一个东西的原则。


自从2008年西藏3.14事件发生以后,由于国内媒体的宣传方式把汉人的民族主义的情绪推到最高潮。汉藏两个民族开始互相丑化,开始逐渐有着敌对的情绪。跟随这样的危机,藏人开始在汉地受到更多的歧视与偏见。其中最明显的一个现象就是成都出租车不拉藏人乘客。

从个人的角度而言这一点也很明显,我2007 年冬天就到了成都。那时候我们到了茶店子客运站就很容易打出租车到城里,当时就有一些消息说成都的出租车一般到了傍晚就不拉年轻的藏人小伙子,因为他们打车不给钱。但这纯粹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安全着想,因此普遍藏人也觉得可以理解。 可是2008 3.14 事件发生后,不管是白天黑夜,男女老少,只要是藏族人就一般面临着租车不停的现象,哪怕是空车。从那以后,每次回成都就发现自己很难打出租车,因为出租车一看我脸就认出我是藏人。后来我的藏族父母到成都看我,很多时候从茶店子客运站到城中心的我住的地方都是走路过来的,因为他们打不到出租车。当时他们也没有想什么只是觉得可能是打出租车的人太多。后来他们发现出租车故意对他们不停,然后走到前面的汉族客人前停下来了,这样他们发现他们被歧视了,很多时候我父母到我家时都变得身心疲倦,就是因为出租车故意不给他们停,因此只能背着行李走步过来。

我和我的女朋友每次要送走父母的时候,首先要我的女朋友或者我要去找个出租车过来再让我父母去坐,不然我父母他们自己每次很难打到出租车,因为他们很容易被认出来是藏族人。我和我的女朋友在成都生活六七年之后就因为肤色变白了并且也不穿藏装就很难被认出来我们是藏族人。慢慢到成都来的很多藏人开始分享同样的经历给彼此,然后发现更多的歧视。这样他们发现自己被受到歧视之后变得更加很敏感了,因此有时候其实不是有意的种族歧视的行为也被认为是有意的种族歧视而变得互相记仇。这样两个民族的关系不断恶化,开始夸张地互相丑化。

我作为一个留学多年的社会学专业的学者,非常想知道这现象背后的社会问题。因此开始每次故意乘坐出租车试图去了解其中的原因。我开始和司机讨论为什么出租车不拉藏人乘客的时候更加深刻地体会到这话题的敏感度。尤其当很多出租车司机发现我是藏人时他们露出来的那种怀疑和不安的眼神让我为这两个民族的关系感到非常地担忧。但是当我们谈到问题的原因的时候,发现这里存在的不仅仅是偏见也有很多的合理的缘故。很多司机说很多的藏人打了车到了目的地就不给钱还威胁他们,然后我问他们多少人亲身经历过时只有两三个人说当他们晚上拉客时,几个喝醉了的藏族小伙子上了车可到了目的地不给他们钱还威胁他们。

第一我觉得他们不拉藏人不是没有原因的,他们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因此他们在保护自己的安全和利益。但是大部分我坐的出租车司机说他们本人没有经历过但听同事说的。 然后我问他们有没有遇到过汉族的喝了酒不付钱的乘客,他们说很少。这说明不是没有,只是他们觉得很少。第二我觉得他们不是没有理由但是他们的理由不是一个合格的理由。因为他们司机当中的很多人都是在听了谣言后开始不拉藏人乘客而且开始盲目地向别的同事继续传播这样的谣言而丑化了藏人。而且其实他们也见过类似的汉族街玩儿或耍流氓的可他们没有因此而拒绝拉汉族乘客。

但他们的这种行为也不完全是种族歧视,因为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看来也是有解释的。因为藏人在汉地很少,因此对汉人而言藏人是一个陌生的民族,很明显和特殊,在汉人眼里这些在汉地的少数藏人就代表了整体藏人的品质。由于人的心理机制,如果一个人见了一个异族人,并且对他或她有好的印象的时候往往会认为那个民族的人普遍比较好,同样如果一个人见了一个异族人,对他或她有一个坏的印象的时候会认为那个民族的人普遍比较坏。这种心态是我们已久养成的一个文化思维习惯,尤其中国的文化中的这种以偏概全的心理色彩最浓厚。

社会舆论和谣言是一种统治力量,它们能征服人的思维和视角。它们能让人把错误当成真实,也能使真扭曲为假。因此司机之间的较为夸张的谣言和本身所处的环境当中对藏人的所见所闻都能够成为他们的偏见或歧视的根源。

尤其2008 年新闻媒体对3.14 事件的宣传更加顽固或促进了这种偏见和歧视的视角。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我跟很多北京和成都的志愿者一起到汉旺的灾区,一边用救灾帐篷重建学校给学生们提供教学援助,一边帮当地农民拆他们被垮塌的房子重建。其中很多志愿者都是汉族在海外留学的大学生,其中一个志愿者,当年在英国读书,我们慢慢开始成为非常好的朋友。他当时知道我是藏人时就很惊讶地问我:你为什么想过来?慢慢我们熟悉之后他就告诉了我为什么当时那么惊讶地问那个问题。 因为当年他上小学的时候,他的妈妈给他讲如果你见了一个人穿了藏装留了长发并在腰边挂着刀的话,千万不要靠近他们,他们是藏族人,他们是坏人。他说直到见我为止他以为藏人都是坏人。在陕西的一个大学教书的我的一个汉族朋友也说了同样的感受,当年他在川大读书,我们有次偶然在一个聚会上认识,后来成为我最好的朋友。

2014年的夏天,我一个成都的朋友邀请我去参加他们的一个读书会,一个汉人朋友当时分享了这样一段故事:

我从小就成长在成都,也没有去过藏地。听说藏地很美可是藏人很坏。后来我自驾去了藏区,在藏区的一个很偏僻的一个地方我的车轮落在泥洞里挖不出来并且到了旁晚。那时几个藏人骑着马过来了,我非常害怕。心里想他们可能过来抢东西再打伤我,他们到了车旁看见车轮陷入泥洞,他们听不懂汉语但他们帮我把车推上了之后就走了。他们带着笑容很友善,当我看到他们的脸时我开始不再害怕他们了。所以我想说藏人不坏,他们非常友善。不要用一些城市里的耍流氓的人来评估一个民族,因为哪一个民族都有这样的人。

这段话让我印象深刻,也让我看到希望,一个点燃民族团结的希望之灯。第一他的当初的对藏人的坏印象是因为谣言造成的,后来他亲身经历之后发现事实不是这样的。可这两个都不能完全的解决种族歧视这样的大问题,最重要的解决民族歧视和偏见的问题的良药才是他最后的发现,那就是不要用一些人的行为来评估一个民族,因为每一个民族都有坏人和好人。只要认识了这一点解决民族敌对情绪的良药不是很难找到。

有一次我的汉族爸爸的家里来了一个他的好朋友,他是一个大学的教授也是一个官员。他说藏族人很落后,有很多是流氓的。他说他到红原大草原那边的时候看见很多人都在打台球,留长发,抽烟喝酒,偷东西打架。我不知道他到底在哪里停留了多久,也不知道他到底亲眼所见了这些还是这些是谣言之词。然后我说:我去了火车北站两次都丢了钱包,我在公交车上见过汉人小贼在偷东西,在大街上看到夫妻大声吵架,听见在城里见死不救人,我第一次发现捡了钱包还给主人人家反过来说你是贼。96%以上的中国公民是汉人,因此就算所有的藏人都是坏人也可能没有汉族的坏人多。但是我相信虽然每一个民族都有坏人,可是好人绝对比坏人多的多。因此不要用坏人去评估一个民族,这样没有一个好民族。

有一次一个商业成功的人士约我们一起去青城山玩,这个富豪很自豪地说:小孟,我觉得如果这世界上没有中国文化那这个世界有多可怕啊!我说,中国文化是世界文化中的一个非常值得学习和尊敬的文化,但是中国文化不是人类文化的全部,它只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我想这是一种独我真理唯我的最好的偏见思维。这种思维从小养成,因此形成了一种文化官僚主义或思想教条主义。但他听了我很久之后说小孟你很有思想,似乎他从未听过跟他不同的意见因此觉得额外新鲜。不过我也看见了希望,因为他不是只愿意做一个文化独裁者,而是他从未受过一个包含批判性思维的教育。

因此以上几个列子中我们不难看出其实那些出租车司机不是没有人性也不是爱歧视藏人,而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们所认为的真理不是真理,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不公不义的。 其原因就是因为中国公民缺乏自我教育能力,缺乏自我批判的意识以及尊重不同文化和种族的意识。这也归根到底就是因为中国的教育没有教会人们去独立思考,分析以及尊重不同文化和种族。人民的思想和知识以及心态意识不能独立于政府(不管你的政府是好的还是坏的)或媒体宣传,这或许是国民意识奴化,治国者腐败的根本原因。


2015/1/4

孟杰/著